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
背景:
阅读新闻

桂林救命心脏千里飞抵福州移植成功 寿宁籍女子“复活”

系我省首例跨省DCD捐献心脏移植;航班提前23分钟起飞,4个多小时运抵福州

[日期:2015-05-21] 来源:东南快报  作者: [字体: ]

  从广西桂林到福建福州,相距一千多公里,但对心脏移植手术而言,这是一个遥远的距离。闽桂两地的医院、地面交通与航空紧急爱心接力。取心、送心、植心……一环紧扣一环,两地医生掐表与时间竞赛。

  昨日凌晨,这颗来自桂林的“爱心”跨省大转移,5个多小时后在福州重新跳动起来。而这也成为福建省第一例跨省“公民逝世后自愿捐助器官(DCD)”心脏移植的成功案例。

  两条生命的生死关头

  桂林的“心”来延续福建的“心”

  桂林一名38岁的男子在4日遭遇不幸,虽经努力抢救,但医生判定病人已经脑死亡。经过考虑,该男子的家人决定捐献其全部可用的器官,让他的生命得到另一种延续。

  随后,桂林的解放军181医院在“计算机自动分配移植器官”系统发布了现有一脑死亡捐献患者可以获取心脏供体的消息。

  同一天,与桂林相隔千里之外的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,44岁的寿宁人刘文兰因严重的心脏病,正在生死线上挣扎。刘文兰患的是“扩张型心肌病”,已到末期,最严重的一种,她已在协和医院住院整整7个月,必须24小时通过强心药维持生命。换心是她唯一的活路。

  协和医院副院长、心脏外科主任医师曹华带领的治疗团队负责刘文兰的治疗。医生随即将这个消息告诉给了刘文兰一家。

  经过协和医院与桂林解放军181医院协调,完成了捐献患者的心脏供体手续,并由解放军181医院的医务人员乘坐飞机护送“供心”到福州。

  4个多小时爱心接力

  救命心脏飞行千里到福州

  和刘文兰配型成功的心脏供体,远在1000多公里外的广西桂林,一颗心脏从桂林到福州再完成移植,这个过程并不容易。

  心脏移植有严格的时间标准,由于心脏供体无法长期离体存活,留给人们的时间只有短短的6-8小时。如何用最快的速度解决距离的问题。4日晚上8时20分,心脏移植版的“速度与激情”正式拉开序幕。

  4日8点40分,按照测算好的桂林到福州的航班时间,181医院的心脏外科主任潘禹辰摘取了心脏放进器官临时保护箱,并亲自护送到机场。9时30分,“供心”抵达桂林两江机场。

  “为了保证我们购买了从桂林到福州的两个航班的机票,但是都晚点了。”昨日,“护心人”181医院心脏外科医生左艳告诉东南快报记者,当晚他们紧急与机场以及航空公司进行了联系。

  接到申请后,厦门航空公司非常重视,开通了生命通道,让飞机提前着陆。原定于4日22:38分航班,提前23分钟起飞,同时为了让“救命心脏”在抵达长乐机场后第一时间出舱,左艳被安排在了头等舱。全程都有机场安检人员开通生命通道协助护送供体心脏。

  4日23时54分,供体心脏落地福州,下飞机上救护车,一路畅通无阻将供体心脏送至协和医院。这颗心脏抵达协和医院,距离取心只有5个小时左右。

  37分钟“复活心脏”

  闽首例DCD心脏移植成功

  而在181医院送心来榕的过程,协和医院心脏外科的20多名医护人员早已准备就绪,密切关注供体心脏的动态,有序铺开心脏移植手术。

  当晚23时15分,飞机起飞后的1小时,协和医院的医护人员就掐算好时间,将刘文兰推进手术室。5日凌晨0时30分,距离供体心脏抵达医院还有20分钟,医生进行了开胸手术,而此时刘文兰不堪重负的心脏已经不怎么跳动。

  0时50分,心脏抵达协和医院手术室,心脏外科陈良万、曹华两大教授联手,在37分钟内,就完成了“复活心脏”,重启生命的手术。

  1时27分许,桂林的心脏在福建患者胸腔内跳动起来。这一刻,手术室内包括左艳在内的全体医护人员都很激动。为了让长途奔波的“心脏”能够更好地恢复,随后,医生又用机器来辅助心脏跳动。

  凌晨4时许,经过4个多小时的手术,刘文兰的心脏移植手术顺利完成,被转送至协和医院重症监护室。昨晚6时许,东南快报记者获悉,刘文兰的各项生命征平稳,人已经清醒了,但仍需在ICU进一步观察治疗。

  昨日,曹华教授告诉东南快报记者,如果移植后刘文兰未出现排斥反应,各方面恢复良好的话,这个心脏供体可在刘文兰体内存活15年。

  昨晚11时许,刘文兰已拔掉气管插管,可以自由呼吸,并清醒地和医生进行交流。

  背后故事

  心脏供体稀缺

  7个月等候4次失落才迎来新生

  “晚期心脏病人,生存期在半年到1年,心脏移植是唯一的出路。”参与此次心脏移植手术的副主任医师陈强告诉东南快报记者,但由于心脏供体稀缺,临床上有很大一部分的病人等不到心源的出现。有数据统计,全国估计共有300万左右的病人等待心脏移植。而在中国,每年的心脏移植手术不过250台。

  刘文兰来自宁德寿宁县芹洋乡一个偏远的小山村。她的儿子夏家强告诉东南快报记者,原本要上大二的他,为了母亲的病,申请了休学。在看护母亲的七个月中,这是母亲的第5次心脏移植机会。

  夏家强说,第一次移植,由于供体心脏血型不匹配,家人出于多方考虑没有进行手术。第二次到了捐献者家中,医生才获悉,对方愿意捐出全身的器官,但心脏除外。第三次是供体心脏血型虽然不匹配,家人同意手术了,但“供心”有疾病无法移植。第四次也是距离受限,“供心”无法及时送来医院。

更多


推荐 打印 | 录入:秋日的丝雨 | 阅读:
本文评论   查看全部评论 (0)
表情: 表情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热门评论